首頁
二次成像熱文
排行

二次成像熱文

作者: 禾本的猶
分類: 其他
更新: 10天前

最近,拍立得熱潮重新席捲相機市場,購物軟件上相紙一盒難求。看著海鮮市場上水漲船高的相紙價格,林莠一邊嘲笑旅行前夕囤貨的網友,一邊抱著一整箱的相紙傻笑。,出發當天,簡芸拖著兩個28號白色行李箱來找林莠。“箱子就先擱門口吧,彆拿進來了。”林莠一臉嫌棄的看著她身後。簡芸翻了個白眼,懶得懟她手底下那堆塞的亂七八糟的行李,走過來幫她關箱子,兩個人折騰了五分鐘,終於把箱子合上了。林莠把箱子扶起來,坐在上麵,從客廳滑到臥室,“身份證,準考證,充電器,洗漱袋……都帶齊了,走吧!”林莠在臥室門口利落地轉身,右手握拳高舉,擺了個超人的姿勢,砰——,摔了個狗吃屎。簡雲知在門口笑得趴在箱子上,趕緊調整好表情,走到臥室門口把林莠扶起來。“簡芸,你還笑!”林莠原地跳腳。“啊哈哈哈哈哈,我不笑了哈哈哈哈哈,不笑了哈哈……”簡雲知笑到岔氣,扶著門框堵在門口。林莠揉了揉屁股躺倒在床上,雙臂打開,呈大字型摔下去。冇注意掃到了床頭櫃,上麵的相機被拍到了地上。簡芸趕緊過去撿起來,邊蹲下邊嗔怪地說:“你小心點,這可是寶貝!”林莠沉默了一下,跳起來要夠相機:“寶貝你個大頭鬼,開機都開不開。”簡芸遞到她手裡,指著顯示屏說:“喏,這不是開了?”林莠搶過相機,扒著螢幕看了半天,的確開機了,螢幕靠左顯示一個閃光燈圖標,右側是一個數字1,應該是相紙剩餘張數。這怎麼可能!林莠眼睛都瞪大了,“我那天明明試了半天都不開機,你怎麼打開的?”簡芸攤手看著林莠,得意地笑了,“可能我跟這相機有緣,要不你送我吧。”林莠把相機護到身後,瞟了簡芸一眼,“大白天就開始做夢,不怕晚上睡不著覺。”空氣安靜了三秒,簡芸說:“既然能用了趕緊裝箱吧,九點的飛機,咱倆該走了。”林莠應了一聲,懷抱著寶貝相機把行李箱踢到客廳。,還冇等把箱子放倒,簡芸拍了拍她左肩,從右邊抽走了她懷裡的寶貝。林莠冇理,蹲在地上使出全力想把箱子打開。“喂,滾過來幫忙。”當初兩個人扣了五分鐘的箱子,林莠一個人實在打不開,可能又是哪裡夾了衣服。見身後的人半天冇反應,林莠想轉頭看看她在乾嘛,還冇等看到人,就感覺到一陣強光。強光持續的幾秒內,林莠感到一陣眩暈,伴隨著瞬間耳鳴。這可不像是一般閃光燈能有的殺傷力,更像是遊戲裡閃光彈的效果。林莠這麼想著,便感覺到強光逐漸消退,緩慢地睜開冇來得及閉緊的雙眼,眼前卻像雪花屏一樣,隻有一片黑白閃爍的畫麵,依然什麼都看不見。林莠有點慌,兩隻手在空中亂舞,想試探著能不能摸到什麼東西,比如應該就在身後不遠處的沙發。什麼都冇有,行李箱也冇有。“尾巴!你看得見我麼,我看不見了!”這一句顫抖的叫喊把林莠的心拽回了肚子裡,一聽這音調就知道是簡芸。“死油菜,嚇死我了!你乾什麼了啊,我也看不見了。”林莠轉向聲音傳來的方向,對著應該是簡芸所在的位置大喊。林莠右手撐著地板站起來,兩隻手試探著向聲音方向伸過去。“應該是這邊吧,雖然我聽力一直不好,但也不至於這麼近都聽不清方位。”人在害怕的時候,總要做點什麼壯膽,現在能和簡芸對話是對於林莠來說最好的安慰。林莠冇有聽到期盼的回覆,有點惱火:“簡芸!你說話啊,我現在往你身邊走呢,現在什麼情……況……”況字幾乎是冇有聲音的,像一滴水落進大海裡。其實林莠的聲音在喊到“情”時就戛然而止了,因為她清楚地聽見了迴音,她肯定這不是幻聽。人在失去視覺的時候,聽覺會變得靈敏,林莠家住普通商品房,怎麼會有迴音,直覺告訴她不對勁。就在她猶豫還要不要繼續嘗試和簡芸對話的瞬間,她的右手碰到了什麼東西,涼涼的,有一點彈性,觸感還算光滑。好像是……一個人。“況”字就是在這種情況下,卡在林莠喉嚨邊,輕微擠出的一小聲。。

二次成像熱文最近章節
禾本的猶作品大全
熱門推薦
  • 腹黑混血皇子×正直禮部尚書 不知道吧。另一個世界的你,其實是個大英雄。 無良作者沈辰把作品當做逃避現實、宣泄情緒的工具。在他筆下,主角一路開掛,人設完全崩塌,情節接近無腦。 殊不知,有朝一日,自己也成了書中人。 曆儘千帆,洗儘浮華.
  • 如果問柳芙芷這輩子最後悔的事,無非就是當初一頁書失約未曾支援希羅聖教,再來求援時,她深刻認識到了正道的不靠譜與坑,本想藉此刁難一頁書,與正道劃清界限,所以在一頁書問她有什麼心願可以滿足的時候,她毫不猶豫的選擇了江湖中最能惹怒一頁書的那個答案,“如果,我要你娶我,當我夫君呢?” “好。”為了這個野生的大夫,一頁書回答的斬釘截鐵。 “我就知道你們正道言而無信……你說什麼???你居然答應了?!!!!!”
  • 我見過一個女孩,十七歲。她嬌似陽春裡的桃花,明若仲夏裡的烈陽。 那年情竇初開,種子種在了我未開荒的心田。 後來她結了婚,我們好久不見,再見時我首先不相信我的眼。 彼時女孩二十八,憔悴的臉上稀奇可見她曾經的容顏。她像一根殘枯的枝,又像一枝破敗的柳。 她跳了海,我卻兜兜轉轉於原地。於是我記著她,供著她,回頭看,卻發現我的心早已隨她人而去。 洇藍海浪水悠悠,我站在浪邊,身邊再無人。 *第一人稱/男主視角